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海

大海无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长在农村,农民,军人,提干,转业,公务员,退休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春帆楼外:李鸿章的外交荣辱  

2014-05-18 20:29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春帆楼外:李鸿章的外交荣辱

作者:金满楼

1895年三月,李鸿章等人迎着萧萧春雨,前往日本马关谈判和约。一路上,李鸿章愁怨满腹,快到马关时,他吟诗一首:晚倾波涛离海岸,天风浩荡白鸥闲;舟人哪知伤心处,遥指前程是马关。李鸿章还算是有先见之明,马关果然是他一生中最为伤心的地方。

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日本永为中土之患

1870年,李鸿章由直隶总督兼任北洋大臣,上任伊始即卷入中日交涉。当时日本派遣外务权大丞柳原前光前来与中国订约通商,李鸿章会见后即向朝廷上折,其中称:“日本近在肘腋,永为中土之患。闻该国自与西人订约,广购机器兵船,仿制枪炮铁路,又派人往西国学习各色技业,其志固欲自强与御侮,究之距中国近而西国远,笼络之或为我用,拒绝之则必为我仇。”警惕之心,溢于言表。

4年后,日本又因朝鲜是否独立国问题来华交涉,这次的外交代表是仅30岁的森有礼。森有礼早年留学英国,后在美国做过三年钦差,这次的会面,让李鸿章感到十分不悦。会谈中,李鸿章问:“中西学问如何?”森有礼答:西国所学十分有用,中国学问只有三分可取,其余七分仍系旧样,已无用了。李问:日本西学有七分否?森答:五分尚没有。李问:日本衣冠都变了,怎说没有五分?

谈到国际条约时,森有礼说:据我看来,和约没甚用处。李听后颇有些震动,说:两国和好,全凭条约,如何没用?森答:和约不过为通商事可以照办;至国家举事,只看谁强,不必尽依著条约。谈到朝鲜问题时,森有礼说:以后恐不免要打仗。李鸿章说:高丽与日本同在亚细亚洲,若开起仗来,高丽系中国属国,你既显违条约,中国怎样处置?我们一洲自生疑衅,岂不被欧罗巴笑话?森答:欧罗巴正要看我们的笑话。李问:为甚么要给他笑?森答:这也没法,日本百姓要去打仗,恐国家止不住。

事后,李鸿章以长者姿态写了徒伤和气,毫无利益的八字忠告送给森有礼,但经过这些年与日本人所打的交道,李鸿章看出日本“其志不小,故敢称雄东土,藐视中国,有窥犯台湾之举。泰西虽强,尚在七万里之外,日本则近在户闼,伺我虚实,诚为中国永久大患。”

为此,李鸿章请求朝廷力行自强新政,向西方学习,若不及时变通,“则战守皆不足恃,而和亦不可久也。”不幸的是,朝廷上下为积习所禁锢,二十余年光阴虚掷,李鸿章的预言最终成为可悲的现实。

场内折争,场外遇刺

三月十九日,李鸿章一行人抵达日本马关,次日即以春帆楼为会议所,互勘敕书开始谈判。春帆楼为当地名胜,当时修葺一新,日方准备非常充分,并由首相伊藤博文和外务大臣陆奥宗光等人亲自主持谈判。

1885年,李鸿章即与伊藤博文打过交道,当时因清军在朝鲜平叛并伤及日人,但那次因中方已控制局势,伊藤博文未能讨得便宜,反而在会场上领教了李鸿章的盛气凌人之态。这次就不同了,日方在战争中大获全胜,李鸿章作为失败国代表,难免低声下气,受制于人。

为缓和气氛,李鸿章开诚布公地说:“你我东亚两国,最为邻近,同文同种,今暂时相争,总以永好为事。如寻仇不已,则有害于华者,也未必于有益贵国也。试观欧洲各国,练兵虽强,不轻起衅,我中东既在同洲,亦当效法欧洲。如我两国使臣彼此深知此意,应力维亚洲大局,永结和好,庶我亚洲黄种之民,不为欧洲白种之民所侵蚀。”

想起之前忍气吞声的受辱经过,伊藤博文不免心中冷笑,表面却说:“十年前在天津时,敝人曾向中堂进言,贵国之现状,实有改进之必要。但尔后贵国晏然依旧,不图改进,以至今日,实深感遗憾。”

李鸿章叹道:“我国之事,囿于习俗,未能如愿以偿。今转瞬十年,依然如故,本大臣自惭心有余力不足。贵国兵将,悉照西法训练,甚精;各项政治,日新月盛。此次本大臣进京与士大夫谈论,也深知我国必须改变方能自立。”

第一次谈判中,尽管李鸿章想尽力表现出恢宏的气度,但作为战败者,仍难以掩盖尴尬艰难的处境。事后,陆奥宗光评论说:“李鸿章高谈阔论,目的不过是想借此博取同情,间用冷嘲热讽掩盖战败者的屈辱地位罢了。”

第二次谈判中,伊藤博文提出极为苛刻的停战条件(日军占领大沽、天津、山海关三地为质),并限三天内做出答复。李鸿章听后连呼:“过苛,过苛!”和朝廷商议后,李鸿章决定搁置停战问题而先谈议和条款,而这正是日方的用意所在。

这时,发生了一件意外事。二十四日下午,李鸿章乘轿返回引接寺时,一名日本壮汉暴起跃出,直奔轿前行刺,李鸿章顿时满脸是血,回旅馆后不省人事。

李鸿章的被刺令国际舆论一片哗然,欧美各国纷纷谴责日本并表示不能坐视。被动之下,伊藤博文勃然大怒,咆哮说“宁将自己枪击,也不应加害中国使臣”,陆军大臣山县有朋也拍着桌子大骂“该匪罔顾国家大计”。最后天皇也被惊动,急忙派出御医前往护理,皇后还亲制绷带以示慰问。

由于自己理亏和担心列强干涉,日本决定放弃踞地为质的要求,实行无条件停战。四月二日,日方出示和约底稿,并限三日内答复。其和约底稿内容包括:承认朝鲜为完全独立国;将盛京省南部地方、台湾全岛及澎湖列岛永远割让给日本;赔偿日本军费三亿两白银;开顺天府、沙市、湘潭、重庆、梧州、苏州、杭州七处为通商口岸。

几经折争,日方坚不松口,伤势未愈的李鸿章考虑到事态严重,不得不强起亲自与会。会谈中,伊藤博文假意慰问几句,便说:“中堂见我此次节略,但有允不允两句话而已。”李鸿章说:“难道不准分辨?”伊藤博文说:“只管辨论。但不能减少。”谈到台湾问题,伊藤博文急吼吼地表示:“换约后一月内两国各派大员办理台湾交接。”李鸿章说:“台湾已是口中之物,何必如此着急?”伊藤博文恬不知耻地答道:尚未下咽,饥甚!

最后议定的《马关条约》内容如下:一、中国认明朝鲜国确为完全无缺之独立自主;二、中国割让辽东半岛、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给日本;三、中国约将库平银二万万两交与日本,作为赔偿军费;四、开放沙市、重庆、苏州、杭州为商埠,日本臣民可在各口岸自由通商设厂。

春帆楼外,冷雨萧萧。最后一次谈判的时间长达五个小时,李鸿章说得口干舌燥,但日方丝毫不肯让步。晚上七点半谈判结束,李鸿章走出春帆楼时,已是无边的黑夜。千古骂名,岂能得脱?

不过是个裱糊匠

光绪十九年也就是甲午前一年(1893),李鸿章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、擢文华殿大学士加封太子太傅,这年又正值李鸿章七十寿辰,慈禧太后赐“调鼎凝厘”匾额,并亲笔书写寿联“栋梁华夏资良辅,带砺河山锡大年”,人臣礼遇,莫过于此。此时的李鸿章,真可谓红极一时,风光无限,达到了人生事业与声誉的最巅峰。

仅过了两年,李鸿章便从权力与声誉的顶峰上跌落下来,陷入了个人政治生涯的最低潮。回国后,李鸿章心里清楚,丧权辱国的《马关条约》一旦签订,自己必然要背上千古之骂名,正如他自己所说,七十老翁,蒙汉奸之恶名,几有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之势。
被罢职后,李鸿章搬到北京贤良寺暂住,一时门生四散,故旧避之唯恐不及。在“门庭冷落鞍马稀”的寂寥中,李鸿章说过这么几句话,抒发他心中的愤懑:十年以来,文娱武嬉,酝成此变。平日讲求武备,辄以铺张靡费为疑,至以购械购舰悬为厉禁。一旦有事,明知兵力不敌而淆于群哄,轻于一掷,遂至一发不可复收。

又一年后,李鸿章访问欧洲,德国“铁血宰相”俾斯麦曾在会面中暗喻李鸿章只会打内战,李鸿章听后渭然叹道:“与妇人孺子共事,亦不得已矣!”眼见“中兴”大业就此沦落,李鸿章也只能暗自叹息:“老夫办了一辈子的事,就是练兵和海军。如今看来,都是些纸糊的老虎,何尝能真正放手办理,不过勉强凃饰,虚有其表。不揭破,犹可敷衍一时。如一间破屋,由裱糊匠东补西贴,居然成一净室。即有小小风雨,打成几个窟窿,随时补箿,亦可支吾对付,乃必欲爽手扯破,又未预备何种修箿材料,何种改造方式,自然真相破露,不可收拾,但裱糊匠又何术能负其责?”
诚然!洋务运动搞了近三十年,洋枪洋炮洋船都买了;洋人也请了;兵工厂、造铁厂、织布局、同文馆、总理衙门,还有北洋、南洋水师,都搞了,看起来也像模像样,可惜,那只是中看不中用的“纸老虎”而已。甲午战争的彻底失败,李鸿章也只得承认自己只是个“裱糊匠”,大清朝也不过是“东贴西补”的一间“破屋”罢了。由此,戊戌变法也就开始酝酿起来了。

(《重读甲午》系列二,刊于《海南日报》3月。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